与朱元撕书

‘五人岚朋友 ‘KKL ‘KKH ‘羽生结弦

新的flag

我终于要向KK下手啦
希望能写出自己满意的东西
不幼稚

神说要有光 于是这世上便有了你

我的LOFTER登录首页:
www.lofter.com/login/astloflz/4015116026
点击预览

喜欢喜欢喜欢!!!!!!!!

不会拍返图就是我了(。ŏ﹏ŏ)总之喜欢!! @赤貝蕎麦定食 感谢太太!!!

碟到了(≧▽≦)感谢前几天换档的gn!红绸飞天好看到跪_| ̄|○好看到哭(TOT)我爱红绸!我爱扣酱!

(ALL2)【小段子】有你真好


我终于更新了,是的。感谢能看到的你!
我all2,只要有二宫和也,我都吃。这次的脑洞来自这两周的VS,二宫老师带头喊的那个小表情,简直不能再萌,还有带头“拜”欧皇,可把你给恶魔坏了,赶紧叉会儿腰。还有这周,看你们五个人玩游戏真开心。顺便说一下,新专我也最喜欢hikari了,二宫老师开口那一句简直好听到没有我!!!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【末子】你的温柔
这天晚上,松本润和二宫和也是一起回家的。二宫和也从第一次带头喊了“matsu~~moto~~JUN~~~”之后,就在担心,自己带头使坏,松本老师到底有没有生气。在车里的时候,小润跟他说话了,但是没有一句是跟今天录制有关的。二宫和也心里发毛,连抖机灵的回答都想到了好多,但他就是不说。心不在焉的表情,和应付般的对答,聪明如松本润,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心思根本不在现实中的二宫和也下车后,也像个小跟班一样,低着头跟在king的后边,等待着松本润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一句吐槽。走到家门口,前边的人在掏出钥匙之后停了下来,二宫和也终于抬头看了松本润。茶色的眼睛在楼道昏暗的灯光里,显得更加闪亮。看着这双漂亮的眸子,松本润轻笑出声,温柔的奶音说道:“kazu,你今天那个表情很可爱哟~”
咔哒的开门声响起,留下二宫和也一个人愣在原地。
明白了其中深意,二宫和也知道了这个人没有怪自己的意思,心情大好。开心地吐槽了一句:“什么嘛,松本老师!撩完就跑,真是你的强项!”
最近热衷于颜艺的松本润听到后,从墙边探出头,看着在玄关换鞋的二宫和也,做出一副很baga的表情,装傻问:“诶~~是吗~~~”

二宫和也站好,看着这个克己认真,外表严格,却又唱歌奶音的人,感觉像是捡到了世界的宝物一样,心里突然就觉得好柔软。交叉抱起双臂,靠在墙上,软软的笑着,说了一句:“jun,真的很温柔啊”。
(〃'▽'〃):“kazu——”
(〃´-ω・) :“纳尼?”
(〃'▽'〃):“你耳朵红了哦~”
(*/ω\*):“无路赛!”
(〃'▽'〃):“nino!有你真好啊~”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【竹马】大丈夫!
休息室里,相叶雅纪在冲澡,头发里腻着的奶油让人心烦。明明说的那么坚定,要让大家看到表现好的自己,结果还是搞砸了。心里一千万个烦躁,在浴室里大喊了出声。
坐在外边等他回家的二宫和也听到发泄的声音,打着游戏的手一停,看着浴室的方向,忍俊不禁,摇着头说:“果然啊,这个人······”。想着反正这一局已经输了,还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。
他起身走到浴室门边,坐下等到水声停止,想着应该是快结束了,敲了敲门:“爱拔桑?听得到我说话嘛~”
里边的人显然有些吃惊,几秒后才做出反应:“nino???你没先回去啊?”
--“当然了,等你一起啊。”
--“啊啊,不好意思,我很快,马上就好——”
--“没事没事,你不用急啦,刚好我有话想和你说。”
--“nino········我刚才喊你都听到了吗”
--“嗯,听到了。”
--“哎呀,那啥,没关系啦······”
--“爱拔桑——”
--“在!”
--“爱拔桑,大丈夫哟,真的。”
--“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--“我懂的,你想好好表现
--“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--“但是那个游戏真的很难啊,所以输掉了也没什么嘛,你看sho桑,他不是还不如小垰桑呢嘛,大家都一样。”
--“是这样。。。吗·······”
--“所以说啊,爱拔桑!”
--“怎么了”
--“刚你那句‘没关系’应该留着让我安慰你的时候才说啊,我本来就不太会说话,你还抢我的台词啊,爱拔桑你——艾玛吓死我了!!!”

突然身边的门打开了,被吓到差点滚跑的二宫和也,抬起头费力的看着什么都没穿就出来站在门边的相叶雅纪——这个人正用热烈到无法形容的眼神望着他。身后还冒着浴室里热气。

二宫和也简单的话语,将相叶雅纪想隐藏起来的的不甘和无奈,一点点打出心底,让难过的心情慢慢释然。原本低沉的心情,变得和浴室的温度一样,热情。
“爱——爱拔桑!!!你怎么不穿衣服就——啊啊啊啊啊你要干什么啊”说着就被相叶雅纪拉进了浴室里。
相叶雅纪把二宫和也紧紧的抱在怀里,洗完澡之后湿润有发热的身体,二宫和也觉得那温度要将自己点燃了。感受到这具身体和这个拥抱想带给自己的浓烈的感情,二宫和也轻轻拍着相叶雅纪的后背,“爱拔桑,我一直和你在一起的哟”。说完将脸整个埋进相叶雅纪的肩窝里,汲取着对方的香气。感觉自己像是相叶雅纪CM里,他肩上的那只鼯鼠一样,不禁笑出声。
--“nino,我爱你哟”
--“嗯嗯,知道的,我也是。”
--“谢谢你。”
--“爱拔桑——”
--“怎么了?”
--“你觉不觉得我现在像你拍的那个广告里的鼯鼠,在你肩膀这”
--“胡说什么呢,你明明就是大家的柴犬——sa~~我们一起来洗澡吧,柴犬——”
--“爱拔桑!!!!”
--“有你真好啊~~~”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【大宫SK】给你一个赞赏的眼神!
回家的保姆车上,二宫和也一如往常的在游戏,然而大野智却没有乖乖的看钓鱼信息。他一直盯着二宫和也的屏幕,好像在等着他挂掉。
注意到旁边强烈目光的二宫和也,用余光扫到旁边的黑面包好像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,暂停了手里的游戏,转头看向大野智。这位“老爷爷”愣了两秒,才反应过来。微张着嘴,看向二宫和也。
清了清嗓子,二宫和也问道:“大野桑??你有什么事吗”
没想到对方竟然专门停下来跟自己说话的大野智,突然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:“啊,呀,诶··········就那个·····噢对!”
“哼哼哼哼哼哼哼~~~~~”二宫和也一下子笑出声来,“真是个老爷爷啊你”
“我想问你,今天你看到了吗??”
“看到什么?”二宫和也放下游戏机,认真的听他说着。
“就是,要撞奶油的那个,你拿开眼罩之后——”
“大野桑!”话还没说完的大野智,被打断了“什么叫撞奶油的游戏啊,惩罚是撞奶油不代表节目就叫撞奶油,那是距离感!”
“哎呀,这种事情怎么都无所谓啦。重点是,你看到我对你赞许的眼神了吗?”说完眼睛亮了一截,轻微扬起的脸颊,仿佛是在等老师表扬的小学生。
二宫和也不明所以:“什么眼神??”
对方刚还向上的嘴角,瞬间向下垂:“嗯·········算了吧····肯定是没看见了,那会你应该在对着镜头耍帅吧”。说完便划开手机,不再说什么。
一瞬间语塞的二宫和也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,但是又于事无补,于是坐到靠近大野智的地方,戳了戳他的面包脸,说:“大野桑,周末我陪你去钓鱼啊。”
本来觉得失落的大野智,在听到这句话之后,无可奈何的笑了:“你还真是·····让人没办法啊”。说着就去捏对方软软的脸颊。

周末的时候,二宫和也果然过上了大多数人的作息,然后和大野智一起去钓了鱼,两个人还一起泡了温泉,吃了好吃的料理。二宫和也决定,以后不管什么事情,一定要先注意注意大野桑的反应,他不想再错过恋人对自己的一举一动。
节目播出那天,二宫和也专门蹲了放送,只为了看有没有拍到大野智自己说的“我那赞赏的眼神”。
越来越靠近自己上阵的时候,二宫和也直接坐在电视机下方,生怕错过可能就没拍到的镜头。等到自己按下按钮结束的画面之后,果然有大野智!!!看到那张因为要看高处的他,而扬的很高的脑袋,二宫和也噗嗤的笑了出来,习惯性的捂住自己的眼睛,喊了一声:“啊~~~大野桑啊~~~~~卡哇伊——”
在厨房处理鱼的大野智听到之后,拿着剪刀跑出来——“怎么了吗??”
然后看到二宫和也笑得躺倒在地上,捂着肚子,说:“这就是你说的,赞赏的眼神吗?你看你这张面包脸!超级可爱啊——”看着超级大的电视上,被暂停的自己的脸和眼睛,大野智突然觉得不好意思,透过镜和屏幕,自己都能感受到那份眼神的坚定。故意装作生气的说道:“这么大的电视需要坐在这看吗?你不想看就关掉算了。”说完就跑回了厨房。
二宫和也起身追了过去,从后边抱住他,在他耳边说了一句:“很好的眼神哦~O酱!”
天然当然拿小狐狸没办法了,转过身去,看着二宫和也说了一句:“有你真好啊,nino”
“是吗——罒ω罒那我们来亲亲吧~~~”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【磁石】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
二宫和也今天比樱井翔早收工,回到家里,他没有去打游戏——而是收拾了些下酒菜,冻起刚买的啤酒,在客厅放上了樱井翔最喜欢的香薰,还调整了灯光。
“我回来了————”门口响起疲惫的声音。二宫和也急忙出去迎接,“欢迎回来~sho桑~~”
罕见的看到这个人出来迎接自己,樱井翔有些开心的问道:“没在打游戏吗?”脱下外套,自然地交到对方手里。

“是啊,我在等sho桑啊”说完自己软软的笑了起来。
“诶?怎么了吗,有什么吗?”樱井翔微笑起来,边走边问,刚说完就看到茶几上摆着已经弄好的贝类,啤酒瓶身还有密密的小水珠,像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一样。
“诶??”回头看了一下身后的人,意味深长的笑着“要庆祝什么吗?”
二宫和也眼睛朝上看着,思考了一下说:“如果要说成是庆祝什么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“诶~~~那是要庆祝什么呢”还没得到回答,樱井翔就已经开了一瓶啤酒,自己倒着喝了。
二宫和也也端起一杯,和他做干杯的样子,说:“庆祝——今天的节目里,sho桑被人说圆嘟嘟,还有反应迟钝——干杯?”
听到这样的话,樱井翔可算明白为什么二宫和也今天要这样了,“nino~~~~~~”高兴,撒娇,感谢,还有些许的歉意,全都包含在这两个字的音调里,“我没事的,节目而已,谢谢你哟~”
二宫和也喝着啤酒摇摇头,说:“因为,电视节目真的是很少说sho桑不器用啊,还有圆嘟嘟,我没有要怪他俩的意思,但是当时听到就觉得········”
“觉得什么?”樱井翔凑近了问他。
二宫和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心疼他,就说:“就觉得,今晚我要和你喝酒!”
“哟!NINO!!干杯!!NINOMI!!!”樱井翔大声的喊了一句,“阿里嘎头!!!”
轻轻的碰上对方的杯子,玻璃杯清脆的碰撞声和啤酒沙沙的冒泡声,二宫和也觉得自己的担心和樱井翔的疲惫,都消失了。
“话说回来,nino——”樱井翔突然说道,“你今天不是也被‘嫌弃’了吗”
想起今天不管是选最好的还是最差的,筱原姐姐和田中君都选了自己,还说什么“二宫和也一生推”,他自己仿佛才想起来一样,无奈的笑了:“那个啊,没错啊,你看他们还猜得挺准的不是吗,挺厉害的,嗯!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nino!你今天还抓到我手了啊,然后被他们说像老爷爷。”樱井翔像被戳到了不得了的笑点一样,根本停不下来。
看着笑得这么开心的樱井翔,二宫和也的心情也开心的笑着,“对啊,现在ARASHI有我和利达两个老爷爷了,你说是吧——”说完又停顿了一下,“连打欧吉桑~~~”
“噗————”
“啊————”
两个声音同时想起,你猜怎么了——没错,樱井翔把嘴里的酒喷出来了,喷了二宫和也一脸!!!
“hhhhhhnino对不起——hhhhhh走走走,我们去洗一下,换衣服——”
因为一脸啤酒和樱井翔的口水而睁不开眼睛的二宫和也,只能被樱井翔拉着走“啊,sho桑,你········”,不知道说什么的二宫和也只能哼哼哼的笑。
被擦干净脸,终于能睁开眼睛看着对方,二宫和也看到樱井翔因为爆笑而通红的脸,又噗嗤的笑了出来。
看着眼前人白嫩的脸和身体,樱井翔起了小心思:“nino,你再笑——我就亲你哦”说完不等二宫和也反应,就一下子亲了上去。
二宫和也有些被吓到,但还是放软了身体,开始回应,嘴里还不忘吐槽:“不是说再笑才吻得嘛······”
“那我也没说,你不笑了我就不亲啊~~~”
“SHO桑!!·”
“怎么了吗”
“我想告诉sho桑,我喜欢你的一切,所有的样子!”
“nino~有你真好呢”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!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都评论给我吧!!!我是只出甜文的笑笑!爱你(づ ̄3 ̄)づ╭❤~

这两天的壁纸
文must go on!!!
可是办不到啊……
就是这样,我是笑笑。

【大宫SK】没头脑与不开心之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

就突然很想写一篇大宫,虽然两个人在我心里有些攻受难辨
好啦好啦,还是大攻二受吧
会突然扑过去的小大真的萌吐奶啊(剧透了剧透了,你们能发现吗)
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
这天录制完VS岚,大宫夫夫双双把家还。但是一路上,大野智都表示很无奈,因为不论自己说什么,二宫和也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,几乎一路无言。所以一进门,不等对方脱下鞋子,大野智就迫不及待的拉住对方,严肃程度堪比之前对待不好好抓管子的xgg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你到底怎么了!?”
二宫和也猫着背,斜眼看着大野智,深吸一口气,好像有什么要说。但是下一瞬间便皱起眉头,侧过脸,吐出所有气息,说了一句:“算了吧,也没什么。”甩开胳膊,换好鞋,拖拖踏踏的走进屋里,拿了东西就直接去洗澡。留下大野智一个人,在玄关处一脸懵逼。

盯着二宫和也离开的方向,大野智的心,犹如夏季湿热不通风的房间,犹如被堵塞的泉眼,犹如劲风中摇晃的烛焰。他难受到觉得,空气安静的每一个瞬间,都仿佛有一个世纪般漫长。

气冲冲的坐在沙发上,长弧怪大野智开始回忆今天发生的什么事,可能惹二宫和也生气。想来想去,他灵光一现,好像明白了些什么。起身打开电视机,设置好二宫最近玩的游戏,又去弄了啤酒和一些下酒小菜,正座茶几侧边。觉得自己万事俱备,就差那个人出来。

推开浴室门,二宫擦着头发的手停了下来,客厅里的景象,在他看来莫名的搞笑——桌上有按自己习惯摆放的酒和游戏机,大野智正座在背对浴室的一侧,猫着背喝了一口啤酒,又仰起头发出了满足的感叹声。这样的场面,让他像泄了气的皮球,明明刚才还圆鼓鼓的,一下子就生不起气了。从他的角度,刚好可以看到大野面包脸的绝对领域。可爱的很想去戳一下。
突然察觉浴室没了水声的大野智,回头看到二宫在盯着他发呆。他放下杯子,嘴唇上还沾着白色的啤酒沫,笑着说:“啊~nino~nino~快来,我有话要跟你讲。”他转身面朝二宫和也,拍拍身旁的坐垫,示意他过来。那开心的样子,仿佛刚才的不愉快都没有发生。

看到黑面包软软的喝啤酒,又开心的招呼自己,二宫和也的气怎么也生不起来了。但是傲娇的小狐狸依旧拉着脸,装作不开心的样子盘腿坐好,说:“怎么了?”
觉得自己很聪明的领悟到了什么的大野智,神秘又认真的盯着对方茶色的瞳孔说:“nino啊,我发现,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啊——”
“???”
此刻,二宫和也心中充满了问号,“哈?”
“我是说啊,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啊!!!”讲完第二次,大野智的眼睛更亮了。智商一直处于被二宫和也碾压的他,终于也能说出二宫和也不懂的话了!
“什么历史,怎么就相似了……”二宫和也拿起啤酒,准备喝一口,刚送到嘴边却被对方拿了下来。
大野智依旧眼神炯炯的盯着他,盯得他心里发毛,“那啥……大野桑,你没事吧??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。”对方还是盯着他,打量片刻,冒出来了一句:“nino,你真是可爱啊,不坦诚的可爱。”

因为这一句话,二宫突然意识到大野智有可能猜到了自己不开心的原因。他打马虎的说了一句我不懂你在说什么,就拿起手柄准备打游戏。
结果小人正准备出发的时候,大野智一把抢过手柄,还没等二宫从gameover音乐响起的瞬间反应过来,就张口问他:“nino你还记不记得之前我们冷战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二宫和也当然记得,之前每一次没有
得到解决的冷战,他都记得。但是这突如其来的一问,让他确定大野智终于猜到了原因。小狐狸当然不想被揭穿,别过头不再看着大野智,很明显是在敷衍的来了一句:“完全不记——。”
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一句坚定的“说谎”打断。转身对上眼神有力到可怕的大野智,二宫和也第一次觉得,自己好像没有办法伪装下去了。
这两道有力眼神的主人说道:“这次和之前一样的吧,因为松润。”停顿,在尴尬还没有大面积扩散开的时候,二宫想别过头,就此切断这个话题。却没想到大野智竟然把自己内心的郁闷,一一说了出来:“今天他夸我,我就去抱了他,还有上次恶PD 的小剧场,最后我也是跟他抱了,还有之前演杉菜,还有——”
“好了好了!”二宫直起身子,大声打断了对方的话,看着大野智欲言又止欲语还休,又有点委屈的样子,他又慢慢放低了音调,黏黏糊糊的说,“你再说下去我就亲你了……”

大野智知道对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,看着不再生气的二宫,他接着大胆的问,“为什么是松润呢,我明明和大家都有抱抱过,你知道的我虽然是真心想抱,但是和对你的感觉绝对不一样啊。”
二宫和也安安静静的听完大野智的控诉,自己也叹了口气,“我也不知道啊,但我就是觉得不开心。也不是因为松润啦,只是可能和松润次数比较多……如果换做是任何一个我认识或不认识的人,大野桑那么做,我都会…………”他越说声音越小,大野智为了听清将身子靠近,一脸认真地问:“都会什么?”

看着这张凑近的面包脸,二宫和也不禁感叹起他的天然程度。但是既然对方难得将自己的想法看的这么清,小狐狸偶尔卸下傲娇,不是也挺好的嘛。
于是他拉近大野智的耳朵,装作讲小话的样子,在他耳边大喊一声:“吃醋!!!”
被意料之外的声音吓得向后弹去的大野智,此刻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。二宫和也开始跑路,大野智看着对方恶作剧成功的偷笑,一下子就将什么生不生气,冷不冷战,解不解释统统抛之脑后。大喊了一句“你这家伙——”两人就开始满客厅的追着跑。直到笑的跑不动为止。

二宫和也瘫在电视机下方喘着粗气,大野智就在他旁边席地而坐,拍了拍他九九归一的腹肌,说:“我说你啊,不要觉得自己聪明就什么都不说,我想知道让你生气和让你开心的所有事情的原因。以后有什么我们都说出来吧,就像这一次,要不是我说出来,岂不是让松润背了锅,以后怎么相处啊,是不是?”
“所以你想好怎么跟J赔罪了吗?”二宫和也突然问道,大野智瞬间懵住,“啊……那个,他也不知道咱俩冷战啊……”话被打断:“不,不行,必须赔罪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于是,第二天早上,松本润来到电视台的乐屋里,看到自己的固定座位上放着什么被卷起来的东西,打开发现大野智的画,上边是一些很好看盆栽。他一脸疑惑的望着大野智,发现大野智有熊猫眼,然而对方却根本不看他。

因为,他正忙着掐二宫和也的大腿呢呀。
^^^^^^___^^^^^^^^^^^^_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^_^_^^^^^^^^^^^^^^^_^
呼~~~感谢看到这里的你!!!

脑洞预警

今天看到班里几个一起玩阴阳师的男孩子
一起穿了印着“玄不救非 氪不改命”的短袖
不知怎地
我就来了一个
【老师N×学生你】的脑洞
当然是和阴阳师游戏有关系啦
有点想写的长一点
说长一点
其实也就个位数的篇幅吧
哎呀我也不知道诶
反正就是想写!

【竹马】爆发性无线天然

脑洞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~~~
其实也不快啦2333,加之今天爆出新专竹马糖的刺激。
我尽量保持周更一个短篇吧。
刚开始写文,好像渐渐地知道怎么捕捉脑洞了。
就好比——
这次的脑洞来自我被蚊子疯狂叮咬,以及被舍友调戏的日常。
感谢看到我文字的你!希望每天都是开心的一天!
(PS.在我的文里,nino基本就是一个傲娇受的设定,虽然有时候攻的不要不要的,然而最终都会被推到!软柴~没错,我说的就是你,二宫和也!还有爱拔拔,想看他天然笨笨男友力max的样子!好想要一个天然的汉子做男票!)
^^^^^^^^^^^^_^^^^^^^^^^^^^^^^_^^^^^^^^^^^^^^^^^^^^_^^^^^^^^^^^^^_^^^^^^^^
“啪——”拍掌的声音干脆利落的响起,二宫和也摊开手掌,“哈——终于搞定你了,死蚊子!”
解决掉蚊子心情大好,洗完手后,柴柴开始给自己涂防蚊虫的药。纤细白嫩的脚踝,被蚊子叮红了一圈,还都是些大包,大腿和小腿上也有很多。涂抹完力所能及的地方,正当他在镜子前,把自己拧成一根麻花的样子,也涂不到大腿后边的包时,开门声响起,是相叶雅纪回来了。
“我回————
诶!?nino???你在做什么呢???”
看到客厅里有一个,好像是二宫和也的,扭成一团的生物,相叶雅纪奇怪又好笑的问道。因为使劲儿拧着身子而满面通红的柴犬费力的站好后,翻了一个白眼给相叶雅纪——
“baga...你不会以为我是在锻炼吧……”
“诶??难道不是———啊,疼啊!”话还没说完,一记二宫小拳拳就捶在了相叶雅纪的胸口,“你没看到我被蚊子攻击成什么样了吗,这里我涂不到——”指了指大腿后边,把手里的药交到对方手上,自觉地趴在沙发上,等着他给自己抹。相叶雅纪揉揉被捶过的地方,虽然埋怨着这只小柴犬对自己不温柔,但还是乖乖的给人家服务。看到白嫩的腿上有那么多的红包,相叶雅纪的眉头一点点皱起来。

等二宫坐好后,转过身看到了愁眉苦脸的相叶雅纪,忍俊不禁,推了推他,玩闹般的喊道,“爱拔桑??你是喝了爱拔茶现在才回味过来吗?”然而回应他的,却是对方十二分认真的眼神。
相叶雅纪直直的盯着眼前这双好看的眸子,声音低沉,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:“nino。。。”听着这一声,二宫柴柴隐隐觉得,好像有什么爆炸性的事情要发生了。清了清嗓子,郑重的答道:“はい!”

5秒的沉默后,相叶雅纪说:“所以你到底是怎么了?!”

嗯嗯嗯???

二宫和也变成了非洲人问号脸。他觉得有点好笑,但是也有些不明所以,“球都麻袋爱拔桑。所以,你到底想说什么怎么了?我不是说了吗,是蚊子咬的啊。”
相叶雅纪使劲儿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说:“哦哦哦哦哦!对对对,蚊子咬的,对对,蚊子咬的…………那个……哎呀!是啦不是啦!”一句话的功夫,这个人情绪跌宕起伏,“我是想问,你干嘛去了蚊子这样咬你!”终于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,相叶雅纪长舒一口气,“跟nino说话好累,你怎么都听不懂我想问什么。。。”

听到相叶雅纪的埋怨,二宫和也并没有觉得不开心,只是心里暗搓搓的想着,自己还真是个神算子,果然是爆发性的事情——天然,爆发性的天然。

“爱拔桑,你——”二宫和也带着颇有深意的笑容说道“还真是个天然啊~”语毕,微微抬起下巴,摸着细细的胡茬,颇有深意的打量了一下着他,就起身去了厨房,“去洗手来吃饭吧,我做了麻婆豆腐呦~”
然而天然就是天然,洗手的时候才反应过来,刚才自己被软柴S了一道。

“(#`O′)喂!二宫和也——你刚才是在嫌弃我吗,我可是在关心你啊!”走出洗手间,看到厨房里的人笑得合不拢嘴,他果断一个健步冲过去,拿下他手中盛饭的碗和勺,扛起小小的柴犬在肩上,转着圈走出狭小的厨房,拍了两掌柴柴的臀部,开玩笑的威胁到,“道歉道歉,快道歉,我生气了,快道歉!”
背上的人又用小拳拳捶打着相叶雅纪的后背,“放我下来,masaki,hhhhhhh,别转了,快别转了,我要晕了,hhhhhhhhhhhh,masaki,饶了我吧,我错了我错了!”

柔软的力度,将爱一点点,打进相叶雅纪的心里。可爱的求饶声,犹如自己在动物园番组上遇到的小猫咪,小仓鼠,小柴犬,小狮子,小老虎,小熊猫……一样软软糯糯。越来越开心的相叶雅纪,放他在地上,紧紧搂住他的身体,目光也将他锁住,说“那你亲我一下。”然后闭上眼睛,将脸凑近。
傲娇的属性爆发,二宫和也立马做出一副嫌弃的样子,嘴上说着“啊……谈恋爱好麻烦啊……”但双手还是拉近相叶雅纪的脑袋,撩起他的刘海,对着额头将好看的嘴唇怼了上去。
意料之外的额头kiss让相叶雅纪心里突地一软,想也没想就将自己的唇怼在了二宫和也的唇上,久久不肯松开。
软软的柴犬变得更软了,黏黏糊糊的问,“你还吃不吃饭了……”
“麻婆豆腐哪有你好吃……”
越吻越甜。

第二天清晨,早醒的相叶雅纪看着毛茸茸的脑袋从被窝里钻出来,还没等睡眼惺忪的二宫和也清醒过来,相叶雅纪就说:“其实我还想到一件事情。”
“纳尼?”
“昨天啊,你如果这样,就这样”说着,从被窝里伸出一条腿,跟躺着的上半身保持垂直,“这样啊,你像这样照镜子,不是就可以自己涂到了吗。”
二宫和也伴着关爱智障的笑容,说了一句“八嘎,一大早的说什么呢……”,准备翻过身继续睡。
然而相叶雅纪似乎还有问题,拉住还没背对他准备回笼的二宫和也,及其认真地问道:
“所以,你还是没回答我,你到底干什么被蚊子咬了啊?”
二宫和也终于忍不住,发出了fufufu的笑声,点点相叶雅纪的鼻尖,说了一句:“天然だね~~~~~~~~”

^^^^^^^^^^^^^^_^^^^^^^^^^^_^^^^^^^^^^^^^^^^^^^^^_^^^^^^^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,么么哒,比心心!